当前时间
  河北省周易研究会网站欢迎您!研究国学文化,服务现代社会!


首页 >> 论文著作 >> 详细信息

阴宅风水中的一点体会(王庆丰)

作者:王庆丰  发布时间:2020-11-17  阅览次数:812

风水分为阳宅、阴宅两大部分,阳宅是泛指人们居住的地方和活动的场所。阴宅则是埋葬先人遗体的坟墓。阳宅有建筑物、房屋、大门、院落等可以直观的进行判断,并以这些建筑为中心,分析周边环境的优劣和阳宅的关系来论定吉凶。阴宅则要在广泛的山场和茫茫的原野的自然环境中去寻找,选定目标,以自己的看点为中心,对周边的山水岗洼、田林等排位定性、相透它们的能量性情,全部归纳起来为我所用,所以有人又把它叫作相地术,阴宅和阳宅两者相比,阴宅更加难学。它阴蔽、晦涩,会涉及到一些看不见摸不到的阴性信息,就好像现在科学界发现的暗物质之类一样的东西。对于阴宅风水来讲,要学会它、掌握它、用它来为人造福,确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首先要认真的学习古人的书籍和有关资料,向有经验的先辈和老师学习,更多的是对自然环境的整体认知,这就必须要进行实地勘测考查,俗话说读书三年,不如下地一遭。否则理论学的再好,警句背的再熟,临到现场也不能对号入座,两眼茫茫,不知所措。山场之地,山高水显,地理形势呈立体状态,还容易辩认,大平原上龙脉呈平卧之状,支脉繁多,似有似无,蛛丝马迹。没有一定的辨龙认脉的功夫是很难判断下手的,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讲的就是这个问题,要不怕辛苦,爬山涉水、登高就下的去考查,去验证,进而以形查气,以气辨形。这和中医的以脉断病,以病认脉是一个道理,总之要做到心中有数。我出身于风水世家,幼年父亲就开始教我,经常带我去验证附近一些有名的墓地,后来又得到了很多老师和朋友的传授和帮助,最初先从断验旧有的坟墓开始,把它作为教材来剖析学习,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是要登高观望,查看它的山脉地貌,岗脉的行止走势及来流去水,判断那里的气场好坏和风水特点,有时竟搞的如痴如迷。
改革开放初期,就有一些亲友请我看阴宅,选择新的地方安坟扎茔。当时文革的影响还在,人们都心有余悸,很害怕被别人发现,给扣上封建迷信的帽子。亲友关系又无法拒绝,只带上一个小型的指南针,装扮成割草或干农活的样子,到庄稼地里去寻找,选择地方。那敢像现在一样端着罗盘公开的搞。一处墓地的好坏影响着一个家族几代人的命运,责任重大,体验着风水师的水平和良心。弄的好就是积德,弄不好则是害人。如有差错就会留下后患,而当时的社会环境和条件又没办法详查细看,又必须为事主负责,把事情办好,这些都逼迫着我必须在尽量短的时间内,把周边的道路、河流、高低错落的地形地貌默记心中,判断出穴场的位置和后山前案及龙虎砂的情况,白天把地方选定出来,用指南针定出山向,晚上夜静没人时,把亡者的骸骨或位牌在那里悄悄的挖坑埋下,再把墓坑填平,不敢留下痕迹。事后还战战兢兢,那时我毕竟是初出茅庐。后来证实,这几家的风水都不错,1990年就发家致富了,有的还成了国家干部。
1986年冬天,朋友高××的父亲病危,他家的祖坟已没有地方埋葬了,我在他自家农田中给选出了地方作为新墓,在麦田中用几个木标定出了位置和山间,后其父亲病情好转,没有用上,这事就放了下来。谁知第二年秋天高××的父亲发病去世,他着急上火的找我,让我把之前选的地方找出来安葬他的父亲,那时玉米已经吐穗,现场一看,一人多高的玉米地连成一片,好像一片绿色的海洋,那块地南北长300多米,原前选的地方距离北边道路约100多米,接近地的中间,在这茫茫一片庄稼地里,找出去年选的那个位置,真是犯难,情急之下,我站在了路旁堆积的粪堆上,向南往里观望,从玉米稍上查找目标,大体上锁定地方后,让一年轻人手举着一棵玉米秸秆向里面走去,在玉米杆顶上拴着一块鲜艳的红布条,我在粪堆上指挥着他,当他走到我锁定的地方时,就喊他停下来站在那里,然后我和高××几个人一起钻着走到那里。到底是不是这个地方啊,大家心中犹豫,事情也真是巧,我在那个举着玉米秸秆人的脚踩的地方,找到了去年冬天标定的木子,位置很准确,这时大家都才放下心来。顺利的埋葬了高××的父亲。这都是无奈之下给憋出来的办法,但也练就了我的基本功。
1994年正月我到裕华区宋村去找李予老师,正好碰上塔㙇村沈××请他去看工厂,于是我就和李予老师一块去了,他的工厂在宋村村南刚建好,我们看了后给他提出一些调整的建议。沈××年轻能干,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他对我们的建议很满意,当即又请我们到塔㙇村去看他的住宅。宋村和塔㙇两个村相距不远,当时还分属栾城县和石家庄市郊区。没有通公交车,我们是骑自行车去的,当走到塔㙇村东时,沈××突然转向东走,把我们带到路东的农田,停在了田间路上,笑着对我们说:“难得遇上你们两位高手,这里有我家的祖坟,你们先帮我看看祖坟的风水吧。”李予老师对阴宅不太擅长,又不好拒绝,场面一时尴尬。这倒是给了我一次实习的机会,我说:“李老师,让我来吧。”当确定沈××的祖坟就在北面这块农田后,我对他说:“我们就站在这个地头上看着,你向东北方向走,让你停时,你再停下”。这块农南北长约100多米,没有坟头,也没有蔬菜和任何农作物,是一块几十亩的白地。当他快走到这块地的东北角时,就停了下来,犹疑起来,因为没有坟头,具体位置他也弄不太清,这时我在地头上,根据地形和望气,看的很清楚了,我对他大声说:“再向北走两步”,“还不行,再向东走两步”。然后让他站在那里等我们,我和李予老师到那里后,我又向四周看了一遍,再次确认后对沈××说:“如果地块没有记错,这里就是你的祖坟”。他详细向周边看后说:“不错,就是这里。”这里虽然没有坟头,但仍然看的出是一处不错的墓地,根据来龙和穴场的开帐,断定墓地立的是亥山巳向,沈××回答说:“对”,这时沈××就开始从东向西指着具体位置一个一个的考试我。他指着东边的地方问我:“这里的风水怎样?”,我说:“这里的人不经理就是厂长,现今已腰缠百万。”对指着向西第二个地方说:“这里怎样?”我说:“这里也不错比东边的那个少差一点,也有上百万的财产。”又指着向西第三处地方问我:“你再看这里是什么情况?”我说:“这里也不错,现今正在奋斗,好比是矬巴够枣,自身夠不着,还得蹦跳几下才行。”他仍然没有表态,接着又指着向西的第四处问我:“这里怎么样?”这里是穴场的白虎砂了,我说:“这里不太好了”,他问:“怎么不好啊”我说:“这里再往下行穴,就没有人丁了。”谁知他仍然没有表态,又向西指着第五个地方继续问我:“你再看看这个地方怎么样?”我说:“这里虽然和你们同属一坟一家,但已出局,跑到了外边,虽然借助外势,家境不错,但为人出事,脾气性格和东边各家已大不相同,不象是一家人了。”这时,沈××才说:“我真是服了,你说的都对,我兄弟三人,我是老三,东边第一处地方是我大哥的,他自己开印刷厂,很有钱。第二处是我二哥的,他在印刷厂负责供销,也很有钱。第三处地方是我自己的,如今正在建工厂,跑项目,四处奔波。第四处是我一叔叔家的,家中有两个儿子,但都呆傻,岁数不小了,都还没有娶上媳妇。第五处地方是我另一个叔叔家的,那一家人确实和我们脾气性格大不一样。”连李予老师也很惊讶,说:“庆丰,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两下子。”当时我很兴奋,谈笑间,又看到西北50米外的一块地方,我指着那里说:“那里还有一块坟墓,比这里还好,是个出官员的地方。”大家余兴未尽,又都到那里去看,沈××认真的看了一会说:“对,这是我村一家的老坟,清朝曾出了一个州长。”能作出以上的判断,主要是我多年的实践经验积垒得来的,这也是先辈祖师对我们基本要求。所看地方就在现今裕华区政府的东面,已被开发,没办法和大家再去考查现场。之后,又看了他的家宅,多年来,一直保持联系,他的两个哥哥也都和我成了朋友。
宣扬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和道德理念,救人危急,劝人向善,唤醒那些心灵步入误区的善良人们,使一些辛勤努力而事业一度不顺的人,摆脱困境,步入坦途,为社会增加正能量,也是我们的职责。
2001年春天,在粤东一带帮朋友们办事,有一位巫××经朋友介绍找到我,恳请去看他母亲墓地的风水,地方是当地地师选的,说是一块狮子贵地,葬后一定发财发官,家道昌盛,但安葬母亲后,时间不长,其兄暴病死亡,侄子也得了肝病,他自已的家具厂也失火,所有产品原料几科给烧了精光,弄的一贫如洗。这次是四处托朋友找到的我,此人忠厚孝道,友善诚信,人品很好,对他的处境很是同情。当时我也很忙,有很多朋友都在等我,他的事情并不在计划之内,情况特殊,还是挤出了半天的时间去帮他,他母亲的墓地表面上看好似不错,但葬在了一个污臭水溏附近,致使青龙严重损伤,现场我给他找出了不好的主要原因。告诉他尽快另选地方迁葬其母,但他又茫然无措的望着我,说不知到什么地方去选择好墓。没办法,我还是好人作到底吧,从他母亲墓地返回的路上,边走边看,在该村子自己的山腰下面,顺势给他找到一块好地,当场下盘定向,定出深度。按照当地的习俗,要先挖盆作墓用石材水泥把盆底坟墓、墓碑等先修建起来,然后才进行埋葬,工程量很大,没有十万元的工费是搞不好的,他当时已没钱那么搞了,我对他说:“你不要那样搞,不要和别人比排场豪华,挖一个墓坑,把你母亲迁葬到这里就行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就会东山再起,兴旺发达。”虽然没有得到什么报酬。心里还是比较满意,时间长了,这件事也就逐渐的给淡忘了。
2009年他通过一些朋友找到了我的电话又和我联系上了,巫××多次打电话表示感谢,邀我到他那里去作客,据他自己讲,那次我走后,他找了几个人,用了半天的时间,花费了一千元,就把母迁葬到那里。自从安葬了母亲后,就有很多朋友帮助自己,事业上逐渐出转机。情况越来越好,2005年又在当地建起了一个现代化的家具厂,规模大、规格高、信誉好。在粤东整个家具行业中排名第一,接着又搞多种经营。2009年在广东省东菀市又成立了“中国沉香文化馆”资产逾亿,成为了有名的企业家。他对很多朋友讲:“在最困难时,是王庆丰老师帮助了我,没有他当年的帮助,那有我的今天。”
随着我们国家的飞速发展,经济实力的快速提升,基础建设也取得了空前的成就。高铁、高速公路、纵横相连,贯通我国的东西南北,公路、电网等遍及城乡,南水北调工程解决了京津冀,干旱缺水,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优化了整个华北地区的风水格局。发展形势,令人欢欣鼓舞。在这沧桑之变的大潮中也改变了一些地方原有的地貌环境,打乱了原来的风水气场,不破则不立。这是发展变化中的自然现象。在时间上它会自我的调剂恢复,使气场再度融和,达到一个更高、更好的和谐状态。具体到一些地方,或加以人为调理来适应新的环境,趋吉避凶。这是风水上面临的又一个新的问题。
鹿泉市张××一家弟兄众多,人丁兴旺,大多都是国家干部和公务人员,在当地很有声望。2004年开始灾难不断,当年死了一个丁壮男人,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在散步时竟突然死掉了。2009年—2010年大年初一两年里,又接连死了4个丁壮男人,其中一人只有40岁,一连串的不幸把一家人弄懵了,吓傻了。不知这样的灾难还会发生在谁的身上。张××和石建和会长是好朋友,他向石会长求助,石会长又找到了我。20113月和石会长一块去查找原因,发现是他的祖坟上出了问题。他的祖坟在一个土垭下面龙脉自坤方的大山蜿蜒而来,气势雄壮。在这个土垭下跌落结穴,面对洨河,堂局开阔,聚气藏风,龙虎砂层层拱卫,并有罗城环抱,是一个出人才,发功名的上乘之地。这和该家族的情况吻和对应。这么好的风水,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造成接连死人的呢,现场勘察发现有两路高压线呈东西走向,一近一远的横列于他祖坟的背后。两趟高压线路是那一个损伤了这里的风水呢,很多人认为是邻近坟场的那一个,是上空的高压电流造成了墓地的损伤,但我认为这路高压线虽然距离墓地只有30米,邻近的架线铁架为四腿的方形,虽然形成了一些干扰,总体上还较稳缓,不会造成接连的伤人。时间仓促,没来及再查看分析。回到家后,总感到有一阴影徘徊不去。这件事也可以撒手不管,以免去担风险。但又于心不忍。查不出原因又如何下手化解呢?那几天一直反复思考,寝食不安,连晚上睡觉说梦话也在说这件事情,毕竟是人命关天,总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又反复的分析了当时的奇门局,觉着应该向西南方向去查找原因。2011410日下午,我主动和张××联系,到他祖坟再次查看,石会长因接待中纪委来人,未能参加。
现场又反复查看发现了问题出在了远处的那路高压线上,在张××祖坟西南约200米的地方,有一高大的架线铁架,呈V型倒尖形矗立在那里,就象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了来脉上的左侧,犹如人的颈肩部位,来龙根脉受伤,就会造成这个家族的灭顶之灾,这也和甲申年伤人,已丑年、庚寅年连续伤人在时间和空间方位上都对应了。问题的根源终于找到了,可怎么解决呢?移动国家电网或移动高压铁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此事我已介入,就不能让他再发生死人的情况,救人要紧那还顾的上个人安危。现场我先作了暂时稳定,之后在不妨碍四邻的前提下,又作了具体化解和保护,使那里的气场达到了新的平衡。经过那次处理后,这家人再没有发生过上述的灾难事件。这件事真是后怕,但毕竟还作了件善事。
阴宅晦涩多涉及到一些看不见,摸不到的阴性信息,所以一定谨慎小心,保护好自己。古人讲的误葬剑脊龙和阴地会死伤地师之说是存在的。所谓剑脊龙多指的是蜈蚣地,阴地则是蜘蛛地穴。这些地方都较凶险,辨认不清,不懂得对付它的方法。只按一般穴地作处理,就会损伤地师。有的还可能当场丧命,还有一些将相王侯之类的大地,也潜藏着很大的危险。古人认为这些地方都有神灵守护,以待有缘之人,一般百姓不可轻易选用。如德行不够,以小僭大,盲目乱来,往往是福未到而祸先至。站在唯物主义的立场,目前对它还作不出合理的解释,但这是一种客观存在,遇到这些情况时,一定要小心谨慎,注意自我保护。
19951130日(农历十月初九)和李予老师一块到井陉某地,为杨××的父亲选择福地(为健在的人选墓地叫作福地)。之前杨××已在该村的南山选出了地方,多位地师说法不一,具体的葬点和用法定不下来。故请我们帮他勘定。那时我和李予老师住在马胜利造纸厂地方的“喜来登酒店”。当日乘坐杨××的汽车于9点多到达达该村,在他家中听了他父亲的简单介绍,喝了杯茶,就由杨××带路步行前往现场。在走到一个小山包顶上时,杨××指着正前方的东面的山坡处说:“我选的地方就在那里”,他指的地方和我站的位置分处两山,中间只隔着一条涧溪,直线距离100多米,那里的龙脉来自东南,蜿蜒曲折、清秀活泼、刚劲有力。周边大山巍峨高峻像卫队一样环卫着穴场,一看气势就知道是产生王侯将相的一块大地。穴场隐约蒙胧,出于职业病和好奇,我就停了下来,继续观看,杨××和李予老师继续向南走登上了另一个小山包。从西南位置观看穴场,一边看一边指指点点。我留在原地向穴场详细观察,想看清里面的奥妙。正当我看得入神时,只见北面的农田中,离我约100多米的地方,突然间拔起一个很高的大黑旋风,气势汹汹的急速向我扑来。这种场面我是第一次遇到,吓得我下意识的伸出了右手剑指,高举起来。这是向对方表明身份和自我防卫的一种方法,危急时才可使用。那个旋风看到信号后,立刻停了下来,旋转了几下,一瞬间就地消失了。当时的情况李予老师和杨××也都看见了,很是惊险。之后我们去到那块地的现场,那里的风水确实很好,再仔细观看,我发现那里已被前辈高人用一座山神庙把风水给封锁住了,因有旋风的告诫。我没敢把这此情况说明,只讲具体位置就在那里,风水很好,但也非常危险,一定要谨慎小心。本来想尽力尽心帮助杨××,但言谈话语间,感到机缘不成熟,后来他没有再找我们,这件事就放下了,没有再管。
大约是1998年,杨××的父亲去世,他找了当地一位姓吕的和姓牛的两位风水师把他父亲安葬在了那里,这两位地师我都认识,在当地都很有名气。当日安葬好杨××的父亲后,在返回家中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姓吕的地师当场死亡,另一位姓牛的地师被撞断了双腿。这些奇巧百怪的事,或许是对我们的一种警示吧。
19977月下旬,应邀到广东省的潮汕一带,因急性肾炎初愈,身体还不壮实,易友高××老师就陪我一块去了,那次调理了一些机关和不少朋友的事情,期间看了好友林经理的祖坟。那天是林经理和他父亲带路,我和高××老师一块去的。林经理的祖坟在一个园园的小山包的山坡上,山的两侧各有一条小溪流出,在坟前交汇。在两水交汇处的前面建一水坝把水拦截,形成了一个池溏,水满后由旁边的溢洪道向前排出,在水坝前部下方有水渗出,噗噗的向外喷出,肖像一只螃蠏在口吐白沫。出于好奇,高××老师大步的跑到前面,一边高声在喊:“王老师,我看清楚啦,这里是一个乌龟。”林经理的父亲半开玩笑的说:“那不是乌龟,是螃蟹,小心它咬你。”象这样的好风水都有灵性脾气,我还真害怕伤害着他,就向前紧走了几步,在他身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意在帮他清除干扰。告诉他不要再乱跑,要跟在我身后。林经理的祖坟风水确实不错,人丁兴旺,资财富足,家中还出了几个国家干部。看完这个地方后,晚上住在了林经理的公司。第二天早晨,发现高××老师精神疲惫,就问他晚上休息的怎样,高××老师哭丧着脸对我说:“真倒霉,昨天晚上拉肚子,不停的上厕所,弄的一夜没有睡。肯定是昨天被螃蟹咬着了,要不是你帮我处理一下,还不知道要倒霉成什么样子呢。”这看起好象是一场笑话,但从中也让我们警觉一些事情,多一份敬畏心,多一点提防,谨慎小心点,总是好的。
以上是我学习风水的一些经过和几个比较典型的案例,这些都我亲身经历和一点心得体会,供大家分析研究,批评指正。虽然很粗浅,但愿能够抛砖引玉。
王庆丰:河北省周易研究会常务副会长,电话13930476281


 
版权所有:河北省周易研究会 冀民社证字第0120号
地址:石家庄市西三庄街306号和禾颐康园
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文献著作,未经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使用
系统维护:牛城布衣       冀ICP备110130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