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河北省周易研究会网站欢迎您!研究国学文化,服务现代社会!


首页 >> 论文著作 >> 详细信息

《需》卦象辞新释(回峰)

作者:回峰  发布时间:2021-3-14  阅览次数:785

《需》卦是《周易》上经的第五卦,现以我之陋见试作解释。
《需》卦卦体下乾上坎(初乾终坎),乾为刚健,为天,坎为艰险,为云,以刚健之质,面对艰险,就会有胆量有魄力,勇敢的去迎接挑战。但是,先人告诉我们,面对困难时,不是贸然的去行动,在行动之前,先要“需”,就是等待,所谓“待机而行”。虽然要等待时机,但不是坐而待之。《文心雕龙》中说“率故多尤,需为事贼。”这说明“需”也要掌握好尺度。在等待的过程中要做好各种准备工作,比如心理上要克服畏难情绪,对所做之事要有“敬畏之心”,战略上要重视,战术上更要重视。
《需》卦卦辞“有孚,光亨,贞吉。利涉大川。”关于“孚”字的本义,我在“《小畜》卦卦辞新释”一文中已作解释。据统计,《周易》64卦,卦辞和爻辞中共出现了四十三次(包括《中孚》卦名中的孚字),高亨先生释“孚”字分别为“读为浮,训为罚。”“借为俘”“训诚”“借为捊,训为引”。《帛书周易》“孚”都为“復”。《帛书周易校释》作者邓球柏先生认为,通行本作孚为误,应以帛书本为准,“孚”本为“復”,并说因高亨先生释“孚”为四意,“近人与高氏争讼不己”,而“帛书出此案结。”这种说法,有于高氏过毁,与帛书过誉之嫌。“罚”“俘”“诚”“引”“复”五义,皆为引申之义,与“孚”字的本义或近或远。汉字造字的源头,始于象形,其它如会意、指示、形声、转注、假借等造字方法,都是由象形文字衍生而来,而象形文字,古意最浓。《周易》作为最初的占卜之书,源于观象而占卜吉凶。卦象不足,文字补之,意思就是如果单纯的观察卦象还不能明白透彻的理解给人以何种指示,则再借助文字进行进一步的解释说明。有人说八经卦就是天地山水火风泽震等字。实际上,卦象也可以说是字。(比如上山下风是岚字,上山下水,就念汖字,音聘。)而卦辞爻辞也可以说是象。象是《周易》之本,《周易》之源,也是学习、了解《周易》的起点。
卦辞“利涉大川”。洪迈《容斋随笔》:“易卦辞称利涉大川者七,不利涉者一。爻辞称利涉者二,用涉者一,不可涉者一。《需》、《讼》、《未济》,指坎体而言。《益》、《中孚》,指巽体而言。《涣》指坎、巽而言,盖坎为水,有大川之象,而巽为木,木可为舟楫以济川,故《益》之彖曰:木道乃行,《中孚》之彖曰:乘木舟虚,《涣》之彖曰:乘木有功。又舟楫之利,实取诸《涣》,正合二体以取象也。《谦》《蛊》则中爻有坎,《同人》《大畜》则中爻有巽。《颐》之反,对《大过》,方有巽体,五去之远,所以言不可涉。上则变而之对卦,故曰利涉云。”《需》卦体则刚健,心则诚信,又能待机而行,能够顺利渡过大河。
“《象》曰:云上于天,《需》;君子以饮食宴乐。”坎在下为水,在上为云,“云上于天”,只能说天上有云了。而三四五为离,为日光,日光从云隙中还能穿过,说明云尚不密,不厚,所谓高天流云,科学的说法是透光高层云。二三四为兑,三四五为离,四五六为坎,坎为水为饮,离为食为宴,(《颐》卦有离象,颐即颐养。)兑为乐,而初二三为君子,在等待的过程中,要保持初二三乾卦之性,即刚性不变,而静待未知之变。以已之不变,待彼之渐变,四五六一变则可为《泰》、《小畜》、《夬》,然后根据所变而有所因应。四五六不变都能“光亨、贞吉”,况且其变。
“初九:需于郊,利用恒,无咎。”“需于郊”是在“郊外等待,”周代距王城百里为郊,三百里为野。《尔雅》“邑外谓之郊,郊外谓之牧,牧外谓之野。”郊是相对城邑而言。出了安全的城邑来到郊外,虽然坎险尚远,但是相对城邑之中已是近了。此时要继续给自己打气,利于树立恒心、信心,因为“不恒其德,或承其羞”。如果恒心不足,意志不坚,就不会“利”,就会有咎害。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终吉,”沙为沙土,沙滩,沙洲。二三四为泽,泽有水有沙有泥,泽边有沙土沙滩。“小有言”,即“有小言”,“小言”是指不合大道的言论。《庄子齐物论》:“大言炎炎,小言詹詹。”范睢言白起:“其意怏怏不服,有余言。”“余言”和“小言”意思也相近。小有言的意思就是因思想有所波动而窃窃私语,有所担心,有所抱怨,这也是正常的。在沙滩上行走,足虽微陷而能拔,所以终究还是“不陷”,故而“终吉”。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泥,土多水少,在泥地等待停留,虽说一般不会出现其中而丧命的情况,但是在泥沼中行走也是相当吃力困难的。这时不怕泥沼对双腿的束缚,而是担心来自外界的偷袭和骚扰动物世界中羚羊到沼泽边饮水,鳄鱼会从水中发动突然袭击。所以羚羊角马大象狒狒这些动物虽都强健,但是它们喝水时可以说是最脆弱最危险的时候,因为水边有各种食肉动物等着它们,所以它们在喝水时都保持高度警惕,有风吹草动,立刻逃散。这也给人一个启示有时危险不是说都可以绕行的,有的危险必须要勇于面对如何在面对危险时增加自己的生存机会,则一是要使自己刚健有力,二是要做到谨慎戒惧,如《乾》卦九三爻辞:“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高亨先生释“血”为“洫”,来知德释“血”即“坎”。“洫”为大块田地之间的水沟,宽八尺,深八尺。来知德认为“三四五为离,前后为阳,阴居其中,亦穴之相也。”我认为离为火,古人穴居,为取暖,为驱兽,穴中有。无之穴,非人之穴。六四言“出自穴”什么出自穴呢?答案是“寇”。九三是“致寇至”,是“寇”的主动出击,但是在与刚健有恒的乾健君子的交锋中未占上风,没有讨得便宜,只能回归其“穴”。若“寇”为某种恶兽,如周处所搏猛虎,所斩蛟龙,则“需于血出自穴。”可以为一种意思,即此时已处险境,乾健之众隐伏于沟洫之中,不是贸然犯险,而是等待野兽自己从身的洞穴中出来,乾健隐伏在暗,寇兽出穴在明,克服这个困难就会相对容易。如果“寇”为人,则可释为君子等人屏息凝神,隐蔽在身之处,包围了寇人的住所,等着他们在自知战不能胜逃不能逃无计可施之时主动投降。
“九五:需于酒食,贞吉。”坎为水酒之象。大概坎在下为水,在上为酒。《颐》卦整体有离象,《颐》为食,离也为食卦体中三四五为离,四五六为坎,食在先,酒在后。而爻辞“酒食”二字,“酒”为先,“食”为后。酒为粮食蒸酿所出,因有香气,所以是享祭时不可或缺的东西。也许君子等人在克险初胜之时,首先是以酒的香气昭告于上天,感谢上天的襄助,然后才带领大家饮酒饱餐。先酒后食体现了乾健君子的知礼,庆功宴充满了仪式感。“贞吉。”在克服艰险的过程中取得了初步的胜利,不必急于“灭此而朝食”,饮酒饱餐,适当的庆祝休整一段时间也是要的。“一张一弛,文武之道”。酒足饭饱之后,才能将克险一气呵成。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来,敬之,终吉。”经过了六、九五两阶段,乾健之众已经了解了坎险的基本情况,并且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如今敢于深入寇穴,因为他们相信“邪不压正。”上六自知力不能敌,审时度势,甘拜下风,对其恭敬顺服,终归是能“吉”的这里“吉”是有条件的,若“不敬”,依然傲慢无礼,或是貌似恭谨,而内心依然蠢蠢欲动,则结果必然不会吉七擒孟获,就是正面的典型,而负面的典型,就数不胜数了。
 
 
 


 
版权所有:河北省周易研究会 冀民社证字第0120号
地址:石家庄市西三庄街306号和禾颐康园
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文献著作,未经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使用
系统维护:牛城布衣       冀ICP备110130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