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河北省周易研究会网站欢迎您!研究国学文化,服务现代社会!


首页 >> 论文著作 >> 详细信息

孔子与《周易》真的无关吗(李雪昊)

作者:李雪昊  发布时间:2021-3-30  阅览次数:708

《周易》(今本)分经传两部分,经为卦辞爻辞之总汇;传合系辞、彖辞、象辞、文言等,共七种十篇,故易传又称之为十翼。说孔子与《周易》有无关系,其实就是孔子与《易传》之关系。换句话说,易传作者是不是孔子?这一问题由来已久,然至今尚定论。就目前研究情况来看,大致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孔子参与了易传的编纂,他所谓“述而不作”,或是拟定易传之纲要,其内容则由其弟子门人编纂完善。
在北宋欧阳修发表《易童子问》之前,未见公开质疑易传作者的文章或相关文字。原因很简单,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班固《汉书·艺文志》均认为易传的作者是孔子,既然史学大家都这么说,很多书籍便照抄照搬,轻易不会去质疑。而欧阳修作为庆历年间“疑古辨伪”开风气之先的人物,发现《易传》前后思想不一致等问题,也有深厚的时代背景,除了开北宋思想自由之风气,也离不开他的博学与质疑之精神。欧阳修认为,易传《系辞》《文言》《说卦》《序卦》《杂卦》五种杂乱别扭,不合逻辑,乃后人杂取拼凑而成,虽有孔子之言,却非孔子所作,强调必须明辨是非真伪,不能盲目尽信。在欧阳修看来,“子曰”的“子”,是讲师,不是孔子。具体来讲,欧阳修读易传时发现两个大问题。一是《易传》有七种十篇,但各传之间无论在文章体例还是思想倾向上,都有相当的差别,甚至同一传内也有矛盾之处,显非一人所作;如易传杂糅道、墨、阴阳诸家观点,非儒所独有之思想与体例。二是将《易传》的思想倾向,与《论语》所记孔子的思想进行比较,便可发现二者的思想性情不相契合,这一点南怀瑾的《易经杂说》有同样的看法,南怀瑾也认为易传前后思想不一致,写作手法也大不同。如孔子注重现实的伦理政治即人道方面,而罕言天道,故子贡曾感叹:不容易听到孔子对“性与天道”的论说而《易传》则大谈天道,本天道以明人事等。这至少说明,孔子没有将天道挂在嘴边,也不常与弟子们探讨《易传》。
 要解答欧阳修的问题,首先要清楚易传产生的年代。欧阳修所谓同一传内也有矛盾之处,显非一人所作也是有依据的,如《乾·彖》中有“各正性命”一语,而“性命”连用,乃是孟子、庄子以后才有的。孟子表彰孔子,常言春秋并不提周易。这说明,易传成书可能在孔子之后。借欧阳修对易之疑,史学大家钱穆进一步指出,“孔门传经系统见于史者惟《易》 ,而《易》之于孔门,其关系亦最疏,其伪最易辨。”钱穆的说法,引起民国疑古派(古史辨)的重视,史学家傅斯年也说:“孔子一生未提过《易》,而商瞿(‘孔子传易于瞿’)未见于《论语》,也成了孔门弟子了。孔门弟子列传一篇,其中真有无量不可能的事。”如遵照钱穆、傅斯年等人的说法,孔子一生未曾提到过《易》,商瞿传易过于牵强,那么《史记》《汉书》的记载纯属虚言,儒家的经典《论语》之言论也有待商榷,真是这样吗?史家所言,难道就没有依据吗?显然,很多问题仍商榷。
撇开《史记·孔子世家》 “孔子晚而喜易,序《彖》《象》《说卦》《文言》 ”之说,就孔子“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 ,可以无大过矣“(《论语·述而》)又该作何解读呢?学者王宁等人从文字学的角度给出了答案。王宁《孔子与〈周易〉无关》一文认为,据《鲁论》,“易”字当作“亦”。 《古论》妄错“易”一字,同时他又引证唐人陆德明《经典释文·论语音义》的说法,论证了即亦也。如此便有“五十以学,亦可以无大过矣”之论。若依此说,孔子的确与《周易》无缘。假如易传成书于孔子之后,那么孔子就没办法删定六经了不仅如此,钱穆在其《先秦诸子系年》里做了论十翼非孔子所作”的专题,全面、系统论证了周易与孔子无关,提出了诸如“ 《史记·自序》引《系辞》称《易大传》,并不称‘经’,可见亦不以为孔子语”等观点,这些观点虽有漏洞,但也为易传作者的考证提供了文献辅助。不过,有学者就钱穆等人论点做过辩论。如金景芳“关于《周易》的作者问题”一文,就肯定《易传》大部分为孔子所做的说法;即十翼除《说卦》《文言》《系辞》,皆孔子之作。赵涵在《孔子与〈周易〉关系考辩》一文指出,钱穆《论十翼非孔子所作》的论据皆有漏洞。如钱穆称,《史记·自序》引《系辞》称“《易大传》”,并不称“经”,可见亦不以为孔子语。赵涵认为“《系辞》虽不为孔子语,思想却是孔子的,其引用“子曰”来论述周易的卦爻辞,这是孔子讲易的直接证据”;钱穆又讲,《史记》推尊孔子,所以《五帝本纪》托始黄帝,而不述及《系辞》之伏羲、神农,可见太史公并不以《系辞》为孔子作品。赵涵等人认为:“《系辞》不是孔子作品是可能的,孔子并没有直接写过《易传》,而是《易传》的思想源头,其大部分思想来源于孔子”。赵涵等人的观点也肯定了孔子参与易传编纂,并有所作为。
不仅如此,长沙马王堆帛书易的出土,更有利地证明了孔子的确与《易传》有关。帛书《易》成书年代在西汉,这就足以证明,西汉传本《易》就已有孔子作易传的说法。从帛书《要》篇得知,孔子不仅晚而喜《易》,而且在《易》上是下足了功夫,“居则在席,行则在橐”即是明证。且此篇文字揭露出不少孔子读《易》的史事,如孔子与弟子子贡就《易》的问题进行了辩论,此《要》篇明确指出子贡受《易》于孔子。在马王堆帛书《易传》诸篇中,明确记载孔子论《易》的,除《要》篇外,还有《二三子》篇、《缪和》篇;以“子曰”论《易》的,有《系辞》篇、《衷》篇。这些出土文献可以推翻郭沫若等人“孔子晚而好《易》以及田何以上的儒家易学传授系统均是秦汉间儒生所伪造,不足据信。”的说法,但仍然无法终结易传引孟子、庄子学说的观点,也无法诠释,如果孔子“述而不作”,那孔门弟子商瞿、子贡或子夏,究竟哪位主持了易传编纂等问题。若说是商瞿,可其作品已失传;若说子夏,然《子夏易传》之真伪是个问题。不过,结合郭店楚简(战国中期)论《易》的儒家文献《六德》和《语丛一》来看,楚简的《六德》篇已有六经(诗书礼易乐春秋)的记载,《易》赫然在列,由此可得,《易传》或成书于孔子时代,也未尝不可。
 总之,易传之成书年代尚无定论。易传之言论的确非一家之言论,既使排除儒家借鉴诸子先进思想编纂意见之可能,但易传非一人一时之作的观点的确可以立论;至于何人传易于孔子,或者孔子时代易已广为学人所知之论也有待进一步论证。究此种种,笔者以为孔子以总编的身份参与易传大纲的拟定等工作也很有可能
(李雪昊:甘肃会宁人,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会员、云南中华周易研究会副秘书长,电话15096649645,现居成都市)
 


 
版权所有:河北省周易研究会 冀民社证字第0120号
地址:石家庄市西三庄街306号和禾颐康园
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文献著作,未经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使用
系统维护:牛城布衣       冀ICP备1101306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