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河北省周易研究会网站欢迎您!研究国学文化,服务现代社会!


首页 >> 论文著作 >> 详细信息

读《易经证释》有感(李雪昊

作者:李雪昊  发布时间:2024-6-21  阅览次数:644

周易象数探微

——读《易经证释》有感

李雪昊
先有易象还是先有易数?回答这个问题,先要知道什么是易象,什么是易数。严格来说,易象分为两种:一种是指由阴阳符号构成的象,如《周易》固有的符号及其推演出的符号组合卦象;另一种指《周易》卦爻符号所象征的万物之象,有学者称为“物象”。如《说卦传》所言八卦之象。(林忠军《周易象数学史绪言》)就易卦而言的,易象指《周易》卦爻符号及其所象征的世界上各种事物及事物的属性、形态。黄宗羲在其《易学象数论》中早就指出:易象有“八卦之象”“六画之象”“爻位之象”“像形之象”“反对之象”“方位之象”“互体之象”等七种。七种取象,无非“自然象”与“意象”两种象意,而六十四卦卦象多取象征意。即我们常说的,以具象言喻象,好比《屯》卦中的求婚媾,表面上看娶媳妇很难,实际上说,创业不易没房没车没存款娶媳妇都难还想搞企业,更是难上加难。可见,传统易学文辞所言的“物象”本于卦爻象。
源于筮法的易数,它包括奇偶数、蓍数(天地之数、大衍之数等)、九宫之数及河洛之数。易数,其实是指用来确定卦爻象和表征卦爻象的数字。说白了,易数是为易象服务的,它的功用就是化抽象为具体,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八卦类象,无边无垠,我们却可以用五十以内的数算规则拿捏它。时至今日,易象与易数孰先孰后的问题,仍有待商榷。多数学者认为,先有易象再有易数,《左传·僖公十五年》就说:“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再者,《周易》卦爻辞是用文字书写的,而汉字起始的本质是象形的。伏羲画卦和仓颉造字,都是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而完成的,都是一种“象”的创造费秉勋《“象”与“数”》。所以汉代的许慎在《说文解字·叙》原封不动地用了《易系辞》中仰观俯察天象远取近拟物象的那段话。人类象形文字(甲骨文、苏美尔文)就是很好的例证,古人观天象、物象而制定文字,又从文字中抽取数算信息。
学术研究要讲证据张政烺、韩自强等文字及易学专家学者通过对数字卦的研究,得出:易数或早于易象的结论。换句话说,易卦本身就是用数字代替符号写成的“六联体”,六爻自然而成,不需要再通过八经卦的叠加组合,只需要按照编撰体例排序即可。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八经卦也由数字演变成。简言之,就是先民先从杂多的数字卦中,由繁变简,提炼出具备阳爻和阴爻性质的奇、偶数,这是一个从混沌到清晰的过程;之后,由简变繁,用奇、偶数组合成了八个卦,以象征八种不同性质的事物。(方墀《全本周易精读本》)然后再由八卦两两相重而成六十四卦,以表现事物之间形成的各种各样的关系,这是一个运用奇偶(阴阳)思维进行架构的过程。
象数本一体,无需争先后。同样,有学者认为,象数一体同根,没有先后之分,象中有数,数中有象。先识象而不知数,并不是数不存在,而是后知后觉的表现。又因为象数观念起源很早,其中夹杂着天象、龟卜、筮占等数化的复杂情况,所以无法确定其排序先后问题。好在,象数易学史研究对象是可确定的,即以《周易》象数符号和图式为研究对象,而图书(图式或图象)之学,则是由象与数符号构成的内涵深奥学理的图式。古代易学家也有将《周易》文本中出现的“数”视为象者,即以数为象者,称为数象。站在卦图的高度讲,象数是了解“道”的介质,更是攀登道的必经阶梯。
近读《易经证释》,发现该书对易象与易数的解读突破了平行空间的限定易经证释站在立体空间阐释象数,给出了另一种有意思,也有参考价值的答案。《易经证释·例言》开篇讲:“易自伏羲画卦,亦文亦画,本合图画文字为一。虽太极等图,系后世传出,但源流自远。讲易时,应并及各图,以资参证。”正所谓“始信画前原有易”,《易》藏于自然道法之中,其精髓在卦画、卦图,而卦图简约,少有人懂,故以“象数”示意。也因此说,“观象系辞”实则是退而求其次的解易原则,历代易学家置身于“象辞合一”的迷宫,绝大多数人无法找到出口。究其原因,或许他们只知就事论事,却忽视了自然道法。《例言》又说:“易者,包乎道德性情数象各类而言者也。言文必顾义,言数必征象。因名思义,因类辨物,因词审情,不可偏执。故讲易时,务求其贯通一切,而洞明圣人立教之旨。道德与性情的范畴,在哲学著作中多有发挥,较容易理解。由于《易经证释》“言数必征象”的缘故,它“象数”的探寻,不止于本末、先等层面,而是关心“天道”与“气数”。因此《例言》又说:“易之言吉凶、重在数。言数、重在象。数见其气,象别其类,以征人事之所合。即以测天道之所宜,而见象必因蓍龟,明数必候气运……”站在“天道”与“气数”的层面,“象”与“数”有了各自的分工。“天道”与“人事”,各取所需,互不掐架,但又和谐共生。正如其《序》文所述:易本天道,而习易则人事也。言天道则重气数,言人事则重象。以气数言象,是天道。以象言气数,是人事。因气数难知,象易见也。先有气数而后生象,此天道之自然。先明象而后明气数,此人事之次序。这段讲得很清楚,以“气数”言象,是天道;以象言气数是人事。“天道”与“人事”,可单独成立,又可合二为一。据此,我们可以说,在“天道”与“人事”的层面,《易》象数可不限于平行空间。象数变“气数”,实则吸纳并遵从了古人“观象授时”得出的结论。“观象”主要是对恒星的观测,如观测北斗星的位移,二十八宿的星距等,并以赤道坐标系应八风八节,记录二十四节气的流变。通过仰观的数据,制定切实可用的历法,依此指导人们生活、耕作,都是古人探测“气数”的具体表现。“气数”与筮数或暗合,也或存在一定的关联,如《黄帝内经》中的“五运六气”,再如曾一行制定的《大衍历》中所用历数在阐释这些问题。如此说来“易数”不再是被动的,被推演的数,而是主动的,生生不息的数。而推演“气数”的层面,属于观象的高阶层面,只有极少数人能接收到,所以《周易》原文没有披露“易数”。众所周知,《周易》重象,《易传》重视人文。说简要些研究《周易》,不能一味固守其成书年代的“时义”要讲老百姓能听懂的话,才能与时俱进。所以把那些故做神秘,乱言鬼神的派别直接给屏蔽了。其实,这样做没毛病。要知道,真懂“天道”者以简易(卦画)示人,或寡言,或不言,可有些资质平平的人,非要说这场不合时宜的冰雹会如何如何,或大肆宣扬某年第一场雪来的早或晚,会应怎样的天象与人事云云,诸如此类的奇怪言语必然会引起一些人士围观,言语不当,“天狗吃月亮”麻烦事一档接一档。这种现象历来屡禁不止,如当今打着易学的幌子,制造乱象蹭流量的行径等等
“气数”不好掌握,没关系,我们可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所以易经证释原文又说:“气数虽自天定,而变为灾福。则人所感召。人祇知天灾之难堪。不知人心之难善。是重末忘本。如浮舟海中。欲其不动。何可得也。换句话说,该上学上学,该上班上班,该种地就种地,做好本职工作,就是尊从“天道”,大致可以达到“元亨利贞”的状态。通读《周易》会发现,经文中的“贞吉”特别多,这或许是《易》推崇乐居其位的具体表现。不仅如此,《序》文又道明了圣人以易匡教(教育、修行等)的目的,即“易者易也以人易天以天易数皆有必至之势。”“以人易天”者,“观象系辞”也!这一点,《系辞传》讲的够通透。《系辞传》说:“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言不尽意,故“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
看到没有,《易传》这几句话只说“观象玩占”“设卦立象”的条件与好处,并没有讲“易数”,可见,孔子是懂圣人意思的,当然了,他更偏向于人情世故。思想家王船山看懂了孔子的心思船山直言:“天地化机,寓于人情之中也!”这里的“人情”,并不是圆滑于世故,而是希望每个人发挥特长做好本职工作。“易数”或“气数”所起的作用,如同鲤鱼跃龙门,能不能跃过去,要看机遇与努力。不过,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龙门就在前方,怎么蓄势发力,多数情况下,要看平时的功力。对考生而言,摆在眼前的机会是平等的,往后还会有更多机会,鲜衣怒马的少年,以乾坤二卦开门户,中考、高考才至临观,临观之义,或与或求,不以一时得失定天下。
(李雪昊:河北省周易研究会特邀理事、云南中华周易研究会副秘书长,电话15096649645)


 
版权所有:河北省周易研究会 冀民社证字第0120号
地址:石家庄市桥西区红旗大街88号振一街商务楼11层
本网站所有图片以及文献著作,未经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使用
网络维护:齐战强       冀ICP备11013061号-1